终战(六)

推荐阅读: 我有金手指[快穿]帝宠神医倾城:腹黑王爷,请从良落池逐欲红尘田园神医甜蜜臣服[娱乐圈]恕我直言[综]林羽何家荣江颜穿到七零当厂花男频版豪门继女[穿书]穿书后我策反了女主她弟夏清欢陆云湛红楼重组家庭白月光她只想搞学习被迫虐渣的日子(快穿)[海贼王]黑桃厨娘穿书后我被偏执男主威胁了重生之宁为宦妻劲歌香江

英灵, 是由英雄死去之后,其丰功伟绩在留为传说, 成为众人信仰对象的英雄所变成的存在。

虽然这么说,但并不存在于历史, 虚构出来但备受世人仰望的人物,也会在长期的信仰当中成为英灵, 甚至连一些完全称不上英雄,完全是邪恶的罪犯或者反英雄,也会升格为英灵。

就好比此世之恶,安哥拉·曼纽。

绝对恶意的聚集体, 和英雄毫无关系的存在, 也会因为聚集了世界的恶、所有人类的恶意, 从而化为英灵的存在。

英灵很强大。

魔力塑造的身体远不是人类能够堪比, 而历史上的传说也会因为后人的信仰而化为现实。

流传下来的传说赋予了能力概念, 死后化身为英灵的英雄也会具备对应的能力以及强大的宝具。

绝不是人类能够轻易对付的水平。

芬里尔单手一挥凝结出冰枪, 强化魔术咒文片刻就缠绕在其上,被击碎的结界化为微弱光辉散去,芬里尔顾不上询问乱步, 神情凝重盯着英灵戒备着。

眼前,印象中原本光辉一身气质凛然的骑士王,此时一身裙甲被漆黑侵染的毫无光泽, 手中的誓约胜利之剑也变的黑红不详。她双手握着剑,显然,方才的一击带来的破坏, 正是saber手中剑劈开下来的结果。

“不可能……”芬里尔瞳孔紧缩,皱着眉喃喃自语:“saber和rider,明明已经退场了才对。”

“他们是谁”相泽消太沉着脸拉上自己的护目镜,下意识发动个性消除,但是被他注视的两“人”却并没有任何变动。“saber,rider……他们就是所谓的英灵吗?”相泽头没回,只是紧紧盯着英灵们,压低嗓音询问现场唯一一个魔术师。

芬里尔闷闷的应了一声。

在场的众人不约而同的紧绷了神经,没有战斗力的乱步站在后方。职业英雄本能的想要站在最前,甚至连实力不弱的黑手党的首领森鸥外和武装侦探社的社长福泽谕吉,都下意识被外界的英雄们挡在了身后。

“saber,rider,为什么在这里?”芬里尔握着冰枪,迈开步子走上前,盯着最前方的saber,语气冷漠:“战败的英灵毫无疑问应该被圣杯吸收才对。”

被英灵avenger附身的尤娜操控着的黑泥吞噬,那一瞬间,两位英灵的魔力波动消失并非错觉。

虽然不是正规的退场方式,但是saber和rider被吞噬而战败是毫无争议的事实。

如果硬是要找出理由的话……那只可能是卡萨帕命令被英灵此世之恶avenger附身,操控黑泥的尤娜做了什么。

一身和往常截然不同的阴暗外貌,浑浊狂乱的气息就仿佛是失去理智的berserker一样,原本高洁的saber定定的站在原地停顿了一会,视线缓缓扫过在场所有人,最后,在芬里尔的身上停了下来。

铮——

saber的圣剑微微触地,魔力波动蔓延其上,发出一声清脆的铮鸣,随后缓缓抬起剑锋,漆黑的骑士王面无表情,覆盖着足甲的双腿前后交错压低重心。

芬里尔兽瞳瞬间缩紧,狼耳低俯,调整到最为戒备的状态。

下一刻。

宛如闪电一般的两人不约而同的冲上前,甚至连残影都不曾留下。和普通人不一样,英灵战斗产生的可怕魔力爆发足以掀开一片水泥地,魔力储备惊人的芬里尔也丝毫不犹豫的抵抗着,圣剑和冰枪交接发出刺耳声鸣,再次掀起的冲击足足将周围还未反应过来的人们冲飞了数米。

兹拉。

无数的裂痕在冰枪上蔓延,发出了不堪负重的声响。

就算施加了强化的咒文,但冰终究就只是冰而已,和英灵的概念武装相比,脆弱的不值一提。

芬里尔抿着嘴不断向手中的冰枪灌输魔力,使用个性重新凝结又不断用魔力加固,裂纹一次次蔓延又缓慢的被修补,交锋数十次,似乎已经失去理智的saber攻势终究是越来越快越狠,冰枪的修复速度明显赶不上裂痕蔓延,而赫赫有名的骑士王的剑术,也在迟迟分不出胜负时间越发拉长的战斗下,靠着足以胜过芬里尔的战斗经验和出色的剑术渐渐占据了优势。

芬里尔实力很强,体术方面的天赋可谓罕见至极,但满打满算,加上失忆前的岁数,也只不过是个活了区区十六年的少年人而已。

和早就历经无数战场的骑士王相比,芬里尔的战斗经验显然不足。

saber面无表情的加大力道,不动声色的给少年人设下了陷阱,一个假动作后手腕一转化劈为刺,漆黑不详的圣剑准确无误的击中了冰枪上面的裂痕,发出清脆的断裂声,冰枪碎裂,而后没有丝毫犹豫,女性的骑士剑身一转,自下向上瞄准了白狼少年的脖颈,破空声炸响带着强烈魔力波动的一击险险划过了对方的要害。

芬里尔第一时间抛弃了无用的冰枪碎屑,反手抽出了腰间特制的合金匕首,勉强的靠着力道稍稍移动了saber的剑的轨道。

脖子上被划开了一条浅浅的血痕,缠绕在上面的绷带也被划断了几根,露出了下面狰狞的疤痕。

“彻!”

轰焦冻倒吸一口冷气,二话不说的发动个性,冷气霎时间弥漫,冰刺被精准控制,毫不犹豫的在芬里尔和saber之间冒出,阻断了saber的乘胜追击,冒着刺骨寒气冰刺狠狠的击向了漆黑的英灵,给了芬里尔后撤的时机。

saber神情不变,只是微微后退一步,魔力波动爆发,一瞬间就撼碎了地面的冰。

英灵再度举起漆黑的圣剑,足甲一垫,试图再次拉近与芬里尔的距离,然而——

“去死,你们这群垃圾!!”

“one for all 100%!!”

两道身影伴随着一前一后的大喊冲上前,芬里尔一惊,兽瞳清晰的看着从自己身边跃过的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

两位毫不畏惧的年轻英雄冲向了英灵saber,他们各自发动个性,爆破和拳风威力巨大,直接轰向了前方的两位英灵,完全不输于先前动静的巨响爆发,霎时间尘烟四起,带着丝丝呛人。

“干掉了吗?”

爆豪胜己落地,站在了芬里尔的身边,他一抹脸上的灰,露出有些凶狠的笑。

芬里尔盯着烟尘弥漫的前方,兽瞳紧缩着,雪白狼耳高高竖起,敏锐的抖了抖,半响,他一把扯开了手臂缠绕着的绷带,头也不回的甩出去缠住了爆豪和绿谷的腰,一左一右的朝后方丢了出去。

rider驾驶的神威战车自烟尘中从空中带着电闪雷鸣之势碾压下来!

直接撼碎了地面,塌陷了数十米。

最中心的芬里尔及时压低重心跃到高空,调整了身体密度浮在上方,避开了rider碾压时爆发的魔力波动。冰雪化抵挡不了魔力的伤害,就好比刚才saber的剑,芬里尔也是选择用匕首抵挡,而不是使用个性。

被白狼少年甩出去的爆豪和绿谷还没落地就被rider的碾压再度冲飞,四周的建筑坍塌,好在在场的人除了乱步之外都不是什么普通人,而乱步一早就被福泽谕吉护住,众人勉强的在魔力爆发下逃开。

而原地,尘烟散去,

概念武装足够抵挡常规攻击的英灵saber毫发无损的咳嗽了一声,她靠着远胜于人类的身体素质轻松避开了爆豪和绿谷的进攻,她再度握紧手中的剑,视线缓缓盯住了上方的少年。

saber无法飘到空中,但是驾驶神威战车的rider可以。

两位英灵毫不犹豫的合作发起进攻,仅仅一位英灵就足够芬里尔陷入苦战,更别说是两位。

“冷彻!”

职业英雄们看着被围攻的白狼少年,焦急的喊出了声,毫不犹豫的伸出援手。

然而,英灵之所以称之为英灵,正是因为其强大,还有远胜于普通人类的力量。

单单凭借武技或许可以和英灵抗衡,但是英灵的宝具,概念武装,还有死后被强化的身体素质,以及战斗时无时无刻都缠绕其上的魔力,却足以拉开和职业英雄的差距。

轰焦冻的冰轻松被震碎,高温的烈焰因为周围的同伴无法自由的释放爆豪胜己的爆破没办法突破saber的概念武装,少数被炸伤的皮肤瞬间愈合绿谷出久直白的力量倒是颇具威胁,但却和对方魔力爆发抵消,接连被可怕的剑术逼退。

一个英灵在未解放宝具的前提下就足以对抗数位职业英雄。

爆豪胜己接连几次都被逼退,暴躁的怒喊:“受伤也会自行愈合……所谓英灵难道是什么不死的怪物吗!”

当然不是……英灵的伤势能够由御主提供魔力愈合,这是魔术师总所周知的事情。

虽然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在给saber和rider提供魔力,但显然,并不是什么普通的存在。

眼见着职业英雄们陷入苦战,芬里尔悄无声息落地后,垂下眼睫,缓缓抬起双臂。

不管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攻击自己,芬里尔都必须要在这里解决掉英灵。

毫无理智,只会破坏,英灵的战斗力放在普通人的世界里简直就是灾难,更不要说现在早就已经伤痕累累的冬木市。

芬里尔立即想到了自己的咒令。

他命令ncer听从自己的命令去解决掉在市区内的魔物,应该差不多结束了。

想到这里,芬里尔完全扯开了手上的绷带,松散下来,露出了皮肤上的狰狞疤痕,以及右手手背上的咒令。

顾不上理会其他,一阵清澈的魔力波动顺着芬里尔的意思蔓延到绷带上,下一刻,绷带内侧隐藏的魔术咒文被激活,散发出了腥红不详的光芒。

古老咒文轻声念出,白色的绷带眨眼一瞬就化为了腥红的细长锁链。

芬里尔腥红锁链缠绕在少年手臂,尾端轻轻触地,霎时间,和锁链接触的水泥地一米开外都被不明的猩红腐蚀化作灰烬消散。

白狼少年脸色瞬间都苍白了几分,他抿了抿嘴,脊背一低,箭似的窜出,抓准时机冲进了中心一脚踩在了saber的圣剑上,漆黑的骑士王立即刀锋一转,试图直接劈开眼前的少年,而芬里尔立即敏捷的腾空翻转,锁链顺着主人的意图猛地缠绕在英灵的身上!

saber的概念武装是魔力构成,然而同样是魔力构成的锁链自然也能起作用。

“那是……?”

不知道谁愣了一下,问道。

芬里尔没回答。

他脸色越来越苍白,彻底松开锁链,腥红的暗辉像一条贪婪的蛇一样朝着魔力源冲去,完全就是魔力塑造出身体的英灵们是它的首要目标。

腥红锁链盘绕在空中将两位英灵死死包围着,被捆住的saber概念武装被腐蚀了大片,骑士王硬是挣脱开来,用剑劈开,身上也落下了不少的伤

被劈断的锁链在腥红的光辉下重新凝结。

芬里尔在参战之前就下定过决心——就算召唤出来的英灵不够强大,他也会用自己的力量赢到最后。

不是妄言。

他准备了不少后手以防万一。

腥红锁链就是其中一种。

一种神代黑魔法禁术,从异界规则中召唤出能够吞噬能量的腥红锁链,通过摄取召唤者的血液作为媒介,不断再生,贪婪的腐蚀吞噬所有它能接触的东西。

魔力也是它能够吞噬的东西,英灵的概念武装对于普通人来说虽然强大,但失去魔力的话,它也不复存在。

如果能够一直使用的话,就算是英灵也能被这锁链一点点吞噬殆尽。

只是……

锁链根源紧紧缠绕在芬里尔身上,暗红的血从皮肤被一点点吸走,庞大的吸血量就算是白狼少年也没办法支撑太久。

要吞噬掉整个英灵,所需要的时间和血液多到根本不是正常人类能够提供的。

顶多暂时困住罢了。

轰焦冻第一个发现这一点,脸色大变。

“彻!?”

他跑过去想要看看自己兄弟的状况,但是芬里尔没有丝毫迟疑,头也没回就再次操控锁链冲了上去。

锁链不断延长,以少年为中心,将两位英灵彻底包围起来,硬生生将其他人隔离,锁链能够自主的吞噬着英灵身上的魔力,芬里尔靠着体术纠缠着,最后抓准机会一个翻身后侧,从锁链形成的球形缝隙中脱身。

“以咒令命之——”

芬里尔在地上滚了一圈落地,单膝稳住身形,而后伸出手,三道咒令随着命令消失一道。

“ncer,解决掉他们。”

锁链形成的球状包围网在下一刻就被saber的剑劈断,就算一身概念武装被腐蚀到没法再度生成,那把锋利的圣剑却依旧还在,不待锁链再度生成,芬里尔就主动解除了禁术。

芬里尔站在原地没动。

两位英灵已经冲了过来,他也没有动弹。

周围的职业英雄们露出了惊慌的神情。

然而——

“梵天啊,覆盖大地吧。”

伴随着清冷的声音,带着太阳光辉的神枪金光一般带着破空气势自空中飞行刺下,准确无误的贯穿了因为腥红锁链破坏而没有了概念武装的saber,随后,一道红色的光束紧接着袭来,击中了rider。

一身黄金甲的白发英灵睁着冷淡的蓝色眼睛在空中飞行,以火焰为驱动力,他猛地冲向下方,像灼目的小太阳一样,不动如山的挡在了芬里尔的面前。

他毫不犹豫的收回了自己的神枪,被贯穿的saber最终消散为无数灵子,而尚且存活却因为没有了概念武装而被重伤的rider也在ncer毫不迟疑的进攻下,被刺穿了要害。

有着太阳一般光辉的太阳神子迈开步子,黄金甲随着动作发出清脆的声响。

“不负所期,aster。”

成渊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综]帽子和绷带》晋学江文学城独发,希望你也喜欢

本文网址:http://zongzaijiuwoweibayaoni.7fyd.com/74212105.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7fyd.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