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后记

推荐阅读: 天命为皇ABO垂耳执事朕重生后霸气侧漏[星际]旺夫小哑妻重生七十年代男知青五月泠[综]她来自地狱我是女炮灰[快穿]热搜预定道医飞灰重生之再嫁末路上将皇叔心尖宠:王妃要翻墙(快穿)我是渣男再世权臣思之如狂止痒魔道小姐姐[快穿]重生九七小甜妻不露声色

大秦230年, 国都燕京,崇明馆附属一高。

高三实验班, 三十人教室里, 空调呼呼的响。

讲台里, 地中海的历史老师讲的口沫横飞,白旋坐在后排, 半眯着眼睛, 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

“同学们啊, 你们记一下重点, 晋末帝年间,户部尚书霍言贪污案……记住啊, 这位霍尚书名‘言’,是户部的!!他是你们最喜欢的霍男神他爹, 就是因为他保皇失败, 所以,咱们大秦的开国君主, 姚皇武帝随家人被流放至边塞……”

“当然,现在嘛, 草原已经成了天然景区,你们高考完了, 可以考虑过去旅旅游,吃点烤羊烤牛什么的,但是那个时候,边塞是非常乱的, 后来,经过几代明亲王治理,渐渐纳入我们大秦版图,都是一家人了……”

“初代明亲王是靖郡王姚天达的妾室,这是真的,不是谣传,几年前,这一代明亲王亲自澄清过,她是封建女性崛起的代表人物之一,是大秦唯一一个靠军功封王的女性,非常典型的人物,下一堂,我会把她的经历给你们过一遍,划出重点出来……”

“她的继承人,是她做妾时生的女儿姚千叶,最近流行那电视剧,叫什么来着?来自草原的你……对吧?那里,男女主角在边城中心广场告白的时候,他俩旁边那十来米高的铜像,就是姚千叶的……”历史老师慷慨激昂的讲着。

台下,学生们忍不住起哄,“高老师,你还看电视剧啊?我们忙的连刷网页的时间都没有啦!!哪知道什么告白不告白的……”拍桌子叫嚷,学生们起哄的声音里,带隐隐带着委屈。

正所谓:高三的学生嘛,除了学习刷卷子,哪有娱乐生活?

“好了好了,别吵了,听我说听你们说??整个年代就你们班最闹!!”历史老师被打断了兴致,眼睛一瞪,高声压制着,学生们抽抽了眼角,撇着嘴消停下来,他又道:“姚千叶是大秦唯一一个改姓的宗室,随母姓白,是历史上第一例离婚后,孩子归母亲的案例,这是重点,都记下来记下来……”

学生们就埋头,‘刷刷刷刷’,运笔如飞。

怎么说呢,不愧是重点一高的历史老师,哪怕是秃顶的,同样博学多才,滔滔不绝,很快,时间飞快过去,‘叮零零’声响,下课了。

不过,做为重点高中的实验班,尤其是高三,课间休息什么的,绝对不存在啦!!

历史老师喝了口水,刚从讲台退下来,班主任就抱着一叠卷子走进来,扶着眼镜,她沉着张脸,怒气冲冲,“你们真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学生,都高三了,怎么就不能懂点事儿?你们的平均分才121,差一班足足3分!”

“最后一道大题,有一半的同学都错了,上个月,我明明就讲过,怎么没记住?”把试卷重重砸到桌子上,她狠狠道:“下一节课,把这卷子过一遍,有要上厕所的赶紧去……”

“老师,不要啊,下节是体育课!!”台下,学生们哀嚎起来。

虽然,主科占体育课,从来都是高三‘惯例’,但是,她们刚刚升学啊,用不用这么快就来个初体验?不能给缓缓吗?

死刑还有断头餐呢。

“你们体育老师是真有事。”面对三十多张‘恳求’的脸,班主任失笑。

“什么事啊?这么重要。”学生们不甘的喊,浑身散发着无边‘怨气’。

“她检产去了。”班主任耸耸肩。

“产检?”前排的学生一怔,几乎不可思议,“我的天,都9221年了,现在还有人产检?人造子宫普及了四十多年了,我妈是第一批‘晶管宝宝’,钱老师还要自己生?疯了吧?”那同学脱口而出。

余者学生们,同样是一脸懵逼。

早在四十五年前,人造子宫出现,彻底消除了女性生育压力,如今的环境,就是想生孩子,夫妻俩一块进医院买个晶管,取精.子卵.子结合,一周看一回,十个月领走孩子……女人自己生什么的,新闻里是听过,但是,眼前的真实案例,她们从来没见过啊!

“不是,老师,钱老师她是崇明馆毕业的吗?居,居然还能这样?现在最偏远的山区都没自己怀,自己生的啦??十个月?多伤身体啊,还耽误事儿?”同学们惊呼。

现在就耽误了她们上体育课!!

“你们钱老师是罗国人,他们是信仰自然的,就是自己生,你们要尊重人家国家的风俗。”班主任抬了抬眼镜,郑重的说。

但是,台下学生们跟没听见一样,瞬间吱吱喳喳讨论起来。

“哎哟,对啊,老钱是罗国人……她们那边出了名的保守,我妈上次去那旅游,她就说过,都这个年代了,罗国女人生的孩子还都随丈夫的姓,而且结婚了,要跟丈夫父母住在一起,养活他们,甚至,承担大部分家务,丈夫就甩手,什么都不干呢!多可怕。”

“啊?有这样的事儿?那她们居然不离吗?怎么办?我有点想娶罗国女人啊,这要是大秦,我爸敢这样,早被我妈踹飞了好吗?我妈说,都是一样挣钱养家,谁敢欺负她,她就踹了再找一个。”

“不过,为什么要养活男母父亲?国家不养吗?女方的怎么办?”

“罗国穷吧,养活不起呗。”

“生孩子要随丈夫的姓?他们不争夺惯姓权吗?我就是随我爸的姓,我记得那会儿,我爸说,为了让我跟他姓,他上交了三年的工资给我妈呢。”

“罗国算是世界上,少有的男权社会了吧,女人挺受压迫的,国际平权组织一直看他们不顺眼,不过,那里离咱们太远了,我听到听说过,还真不是特别了解……”

“就是离的远啊,如果近的话,罗国不早就像扶桑、朝国、禄岛、加国……一样,做了咱们大秦的殖民地,肯定已经平权了,哪还有这样的事……”

姚皇千枝一生,南征北战,除了怀孕生宣帝那几年,从来没停止过‘浪.荡’的脚步,扶桑岛是第一个被纳进大秦版图的小国,然,那不过是个开始罢了。

大秦昭正九年,姚皇千枝出征海外,一举攻下朝国。

大秦昭正十一年,姚皇千枝派遣海军都督南寅,一举打下禄岛。

大秦昭正十五年,加国偷袭扶桑,欲谋银矿,姚皇千枝亲出征,用大炮轰开了加国大门,历时四年,将其纳进大秦版图。

随后,南征北战三十余年,姚皇的足迹,踏遍了大半个世界,而,所有她踏足的地方,最终都被她攻打了下来。

从姚皇灭晋立秦,至如今230年,大秦都建国两百多年了,从来没从‘世界最强大国家’的位置上掉下来过,姚皇七十岁,大秦最巅峰的时候,拥有世界上三分之二的国土面积,真心差一点就统制世界了,实现‘世界村’了。

哪怕六十年前,二次大战结束,世界联合会成立,大秦版图里某些小国闹独立,其结果亦不过是从殖民地变成了……

“是附属国!!附属国!!你们给我讲点政.治素养,大秦新闻白看了?国际连播没给你讲过?什么殖民地,那是附属国,哪怕版图归大秦,但是,是一国两治,是有独自政府的!!你们给我注意点措词!!”班主任打断他们,‘啪啪’拍着桌子,恨的两眼睛通红。

见她这模样,台下同学们都撇撇嘴……哼,口是心非的大人,说什么政治正确?有意思吗?跟谁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样?一国两治,一国两治……那些被两治的国家元首都是谁?当他们不上网,不刷博博吗?

要知道,高三学生,从来都是‘下知文历理、上知海陆空’,无所不刷,无所不知的阶段啊。

同学们挤眉弄眼,彼此嬉笑着。

班主任居高临下,看的明明白白,没多说什么,就咧嘴一笑,拍了拍桌上的卷子,“好,同学们,我看你们精神很不错嘛,知识点掌握的挺扎实,那咱们下堂就加考一科大秦开国史,今年是建国第230周年,逢了整年,咱们文科肯定是会考的,你们刚刚进高三,咱们正好摸一把底……”

“啊啊啊啊,老班不要啊!”同学们拍桌子,放声哀叫着。

整个高三年级走廊,都能听见她们的‘鬼哭狼嚎’。

——

被‘折磨’了一整天,晚自习结束,白旋回到宿舍,爬到上辅,拿出手机,开始检查信息。

“啊啊啊!”她正瞧着呢,突然,睡她下辅的‘姐妹’路茜狂叫一声。

白旋吓的心一跳,赶紧探出头来,“你怎么了?咬舌头了?”嚎什么嚎?

“扶桑,扶桑那边要拍幕王传奇啊!!绝对史诗大剧,下个月就开机啦!!”路茜捧着手机,兴奋的满脸通红,“哎啊啊,我是‘幕粉’啊!!我最喜欢幕天王了,幕府啊,现在扶桑还继承她的年号,那是开创了一个时代的女王啊!!”

“原来扶桑皇室那边,从来不让拍幕天王的,现在终于拿到授权,愿意开放了啊!”她尖叫着,回头看着好姐妹,眼睛都放光,“你们知道吗?公告说出演幕天王的,就是她的五世孙女幕玖玖,据说是最像她的一个!”

路茜高喊着,追星少女的尖叫,仿佛震的宿舍都在动。

“你得了吧,幕天王根本就没有亲生孩子好吗?她早年过的凄苦不能生育,现在那些什么幕家传人,都是昔日她收养的孤儿,就白打着幕姓招摇而已,说什么最像的?你看看幕天王晚年拍的那些黑白照片……根本一点都不像好吗?”

窗户旁边,学霸吴莱的声音传来,“我就不喜欢那些扶桑人,说什么‘他们都是幕天王的孩子’,还说幕天王本来就是扶桑人,还差点把幕天王的国籍给改了,一点都不讲究!”

“孤儿又怎么样?幕玖玖就是幕天王的后代啊,幕家祖谱都能查到的,扶桑那边的事,跟幕玖玖有什么关系?吴莱,喷我爱豆,跟你绝交啊!”路茜嘟囔着不满。

对此,吴莱耸耸肩,表情不以为然。

绝交?呵呵,明天上课抄作业的时候,看她还绝不绝!

“拍个电视剧,你们有什么可吵的?幕天王虽然是扶桑第一信女天王,但是,她同样是大秦扶持起来的啊,你们没看她都自降‘天皇’做‘天王’,自陈不敢跟姚皇同称‘皇’了吗?”一旁,厕所里,越樱端着盆走出来,嘴里随意道:“我还记得她自陈表里的内容,上回月考不是考过吗?”

“那个时代,大秦开国,出了多少了不起的人物,数都数不过来的,不过,我最倾慕的只是姚皇,要是什么时候,开拍她的一生,我翻墙头都会追的。”她表面希冀的说。

听她的话,吴莱和路茜同时沉默了。

好半天,路茜开口,“幕天王是墙头,姚皇是本命,不过,皇室那边管的严,肯定是不会开放姚皇的拍摄权,本命只能从历史书和记录片里啃,不趴墙头儿……我能活吗?”她抱着头,抓狂的喊。

上辅里,白旋拿着手机,突然笑笑,说了一句,“别急,这都什么时代了,早晚有一天,皇室一定会给授权的。”

“那得等到哪天啊?我临死前能看见大秦秘史吗?我还想看姚皇和云大大撒粮呢!”路茜哭丧着脸。

越樱走到床边,蹲身把盆塞床底下,闻言笑道:“没事,你寿命向姚皇看齐,活个一百二十多岁,肯定什么都能看见的,说不定,到时候都开放同人,你还磕磕云&霍cp呢!”

“得了吧,你当谁都能像我女皇大大一样,六、七十岁还能出海征战,最后活成人瑞吗?她不是凡人好不好?那是战神!!战神!!”路茜哼声,依然忍不住八卦,“不过,上次我刷博博,看有编报导说女皇大大是那个时代活的最长的人,足足有一百二十六岁,报导里说她能活那么长,都是因为用什么‘仙药’,还是什么海上仙方……”

“那个不是卖药公司的软文吗?路茜,你女皇粉还信这个?”吴莱忍不住打断她。

“我没信啊!”路茜赶紧叫冤,“我就是觉得奇怪,你们说他们打虚假广告就算了,居然还敢拉出女皇大大当幌子,是真的胆大包天,不怕被抓啊……”

“已经被抓了。”白旋低低出声,“法人卖假药判了五年。”

路茜:……

“咳咳咳……”咳嗽几声,她清清喉咙,换了个表情,“说起来,女皇大大活那么久,是真的厉害,但是宣帝就有点可怜了,我记得姚皇是七十九岁退位,那会儿她都快六十了,头上还压着个太上皇,在位五年就退给了文帝……”

“文帝也一样啊,她执政的时候,姚皇同样在,还赶上个二战的开头,要知道,姚皇那会儿一百二十岁了,还能指挥着文帝操纵战局,让大秦在二战里得到了最后好的开端,往后,咱们改革才这么成功,到现在还是世界第一大国呢。”吴莱满目憧憬,“姚皇啊,真是太厉害啊!”

“我真的想看她的传记,记录片什么的,都有点看够了,拍个电影都好啊。”她仰天长叹。

越樱就说:“我到是不太想看,关键是现在娱乐圈里那些,就那气质,就那脸,谁能演得了女皇大大?”

“曲宁不行吗?她长的多好看啊!”

“那椎子脸?算了吧,女皇大大留的照片和录相,哪怕是晚年,都一百多岁了,还是那么有气质,那么威风,曲宁脸上连肉都没有,怎么演?”

“那杨珠呢,她不是一直卖汉子人设,看起来挺有男友力的?”

“女皇大大是天生神力,跟汉子有什么关系……”

屋里,几个女孩瞬间叽叽喳喳讨论起来,白旋一边兴致勃勃的跟近,手机同样没放下,瞧着那上头的信息——放假进宫一趟,过几天就是殿下的生日了,咱们讨论一下怎么庆祝……

——

燕京、皇宫。

姚凌真抬手把按摩椅关了,站起身揉着额角,见窗外灯火通明,隐隐还传来嬉闹声,“怎么回事?她们这是闹什么呢?”

她身旁,唐助理连忙说:“殿下,您生日快到了,诸位小姐是要给您准备庆生宴呢!”

“哦?”姚凌真挑了挑眉,失笑道:“这帮孩子,真是想一出是一出,我不过大寿,不是整生日,办什么庆生宴啊?”

“还都是学生呢,还是学业为重,哦,对了,我想起来了,白旋是不是高三了?她是明亲王府的孩子,从草原过来……姨母把她托付给我,你看紧她点儿……”

“她没进国子监,反到去了崇明,还不让带护卫……唉,现在这帮孩子,真不知怎么想的。”姚凌真叹了口气,深觉,她不过二十五岁,就已经跟上潮流了。

她上学那会儿,老老实实进国子监,哪能想出‘微服出巡’,还隐瞒身份,真是够可以的。

“殿下,您放心吧,白世女很懂事的,我会照看。”唐助理笑着,又随意道:“至于您生日,小姐们也没准备大办,就是想热闹热闹,不过,到是请了陛下和皇夫一起庆祝。”

“母皇和父亲要回来吗?”姚凌真扬了扬眉,“她们不是在罗国慰问,按计划是下个月回归吗?”

“呃……”唐助理一怔,嘴角抽了抽。

姚凌真就眯眯眼,上下打量她,“你是不是嘴不严,把我的事儿告诉她们了?”

“这,这……”唐助理尴尬的咳了咳,陪笑道:“殿,殿下,您这边……就这个岁数,申请晶管什么的,不用我说,陛下和皇夫肯定会知道的,我嘴严不严,根本不妨碍什么的。”

“你家先祖唐公给我□□奶奶当助理的时候,可没说妨碍不妨碍的……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心里没点数?”姚凌真挑起眉头,沉下声音,然而,从表情神态来看,到没有生气的意思。

毕竟,唐助理所言是真,她申请晶管这种事,内务府肯定是要汇报给母皇和父亲的。

“殿下,您今年才二十五,连个太女夫的目标都没有,这么早申请晶管做什么?”唐助理小声问。

“继承人啊,有了继承人,免得母皇和父亲总念叨我。”从小模板里长大,一惯是‘别人家太女’的姚凌真难得嘟囔了一句,“我早说过,我是独身主义,不想结婚,母皇和父亲非得不信,这都什么年代了?皇室怎么了?皇室就非得婚姻幸福,给民众做榜样?这不是‘绑.架’我……我还不能有点自由了?”

“大秦开国那会儿,淮北王都能单身贵族一辈子,那么潇洒自在,都是皇室,我还比她晚出生一百多年呢,我怎么就不行?”她埋怨着。

大秦初代淮北王姚千蔓,那是被如今世界上所有单身贵族,和工作狂——无论男女,都奉为‘偶像’的人,一生为国,现在牌位还在紫霄殿摆着,年年国庆,都要被祭典呢。

“国家法律,无论男女,无论婚否,只要有自主生活能力,年过二十二就能申请晶管,我条条符合,凭什么不让,大秦是自由民主的国家,好吗?”姚凌真瞪着眼睛。

唐助理缩着肩,看来,前次陛下和皇夫,用生病理由把殿下找回来,给她介绍男朋友事儿,还是惹恼了她!

“好好好好,是自由的,是民主的,没人说不让。”苦笑着连连点头,唐助理心里记下一笔,决定提醒陛下和皇夫不要在提这件事,否则殿下会炸毛……

申请晶管养个孩子,根本不算什么大事,殿下想养就想,皇位有了继承人总是好的,能提升皇室稳定,而且,最近不婚主义越来越多,陛下说不定还能刷一波存在感……

心里思索着,唐助理沉默了。

姚凌真没真生气,报怨了几句,就住了口,伸了伸腰,坐回办公桌后头,正准备接着看文件呢,突然,手机响了。

“凌霄?”她看了眼,见是堂妹靖郡王世女,就随手接起,“有事儿?”

“没什么大事,就是我听属下汇报,下个月联合国大会,兰国那边起闹妖蛾子,说是要提案取消咱们的一票否决权。”大秦安全部部长,姚凌霄大咧咧的说。

“取消一票否决权?”姚凌真眉头都没皱,“没事,到时候我一票否决他就行了。”

“呃……”姚凌霄哑然。

窗外,月上中天。

作者有话要说:  这回彻底完结了,谢谢小天使们的一路追随,大大的么么哒。

我好久没在jj写文了,听基友说jj有完结评分了,小天使们如果能看见的话,拜托帮我打个高分,眨着卡兰姿的大眼睛拜托,拜托!

ps:还有我的接档文,有兴趣的戳进专栏存一发吧

求预收:快穿:跪下,叫爹!!

程玉是穿越管理局皇图霸业分部的一名员工,只是,碍于性别关系,她已经很久没有接到工作了。

助手006建议她兼职,眼看就要饿死的程玉迫不急待的答应了。

不过——炮灰女配重生分部/复仇类,是什么?

谈谈恋爱虐虐渣,这不符合她的职业追求啊!!

程玉:溜儿啊,我的目标是星辰大海好嘛!

燕柯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红叶种田记事》第102章 余氏的圆满结局《系统之后宫女配记事》第90章 这个算完结了《皇上请答应》85.8.0.4,希望你也喜欢

本文网址:http://tianmingweihuang79.7fyd.com/7354865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7fyd.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