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分阅读小说 > 365体育投注 365bet > 思之如狂 > 番外(三)辰儿(溯玖与莲辰)

番外(三)辰儿(溯玖与莲辰)

推荐阅读: 偷香哈利·泽维尔[综英美]重生之再嫁末路上将(快穿)我是渣男[综]她来自地狱天命为皇重生九七小甜妻朕重生后霸气侧漏[星际]重生七十年代男知青[综]斑的姐姐是英灵我是女炮灰[快穿]贵妾之女五月泠朗星再世权臣小甜梨皇叔心尖宠:王妃要翻墙魔道小姐姐[快穿]他的人设不太行太子宠妃日常

“我去妖界处理一些事情,午时便回。”

莲辰刚醒,就看到溯玖已经穿好了衣衫。昨夜巫山云雨,莲辰撑不起身子,疲惫地躺在床榻上看溯玖的背、脖颈,映着窗户外落入的暖光,莲辰依稀记起自己掌心的温度。

厢房内点着莲花香,内里放着三界中最为珍贵的药材,很是养人。

莲辰悄悄地动了动身子,只觉得***还有什么黏黏糊糊的溢出来,他红着耳后道:“那我给你做小酥饼吃。”

溯玖顿了顿,回身,俯下去吻了他的额头。末了,溯玖狡黠一笑,似是想着什么春日光景:“师父,你还起的来?”

“……”莲辰红透了脸,羞恼地看着他。

“想吃什么,吩咐莺莺便是。阿栖还留了三个人参精在此处,无聊了,你便逗逗他们。”溯玖抚着他的脸颊,有些不耐地说,“我见妖界灵树可育子,不如我**一个孩子,让他去管妖界。我同你,就相守在此。”

莲辰否了他:“不可胡闹。”

溯玖松了手:“师父,等我回来。”

待他一走,莲辰小睡了片刻,清醒后问了问莺莺,发觉已快到正午了。

许是溯玖吩咐过,桌案上放着刚出炉的小酥饼,应是莺莺方才去做的。莲辰叹气,这哪是他想吃,他是见着昨日溯玖吃了一块小酥饼,便想再做一次给溯玖吃。

不过也罢。

莺莺见他要起身,忙喊来侍女为他准备了热水沐浴。莲辰裹起被子坐着,次数多了,也不觉得有多害臊了,但仍会有些不自在。

“你们出去吧。”

莺莺犹豫着答:“上仙站得起来吗?”

昨夜那声音,许是闹的厉害了……

莲辰今日的脸就没降过温,他摆摆手:“出去。”

他是堂堂天界扶风阁的尊师,一介上仙,哪能被区区床事弄的下不来床?莲辰见门阖上了,这才裹着薄被往下挪,双脚沾地。哪知一起身,双膝一折,便跪坐到了地上,发出好大的声响。

屋外脚步声急促,莲辰慌忙扯住自己的薄被,喊着:“别进来!”

门‘砰——’地打开了。

进来的人是刚回来的溯玖,他一挥手,关上了门。几步上前,就将莲辰拦腰抱起。莲辰惊呼一声,环住了他的脖颈,一只手还抓紧着薄被的一角,他拧着眉头,牙关咬紧。

“怎么这般不小心?”溯玖将他放回到床榻上,看到木桶中的热水,心知了,“急着洗?”

莲辰耳根子发烫:“不然呢?”

“你忘了小兔子说的,我的东西留在你体内,可以帮你更好的吸收仙灵之力,调养身体。”溯玖低声笑道。

“安昭满口胡言。”莲辰想起这番荒唐的话,就怀疑这兔子是来捉弄他的。

虽说……今日他一醒来,身子确实舒服了许多。

“我是凤凰,又有你半朵护心莲在体内。你要吸取仙灵之力,当然需借助我的力量。此番,可是在给你进补。”溯玖亲他的唇角,说着这些不害臊的话,黏糊地去舔他的唇,落下一个深吻。

于溯玖而言,莲辰比任何糕点都要香甜可口。昨日他吃一块小酥饼,也不过是陪着莲辰吃的。那些东西,哪有莲辰美味。

三百年过去,莲辰早已恢复。但他因数次续命,眼下仙力减半,是遭不住溯玖一次次夜半的掠夺。

他轻声:“我……”

“我不做,我舍不得你难受的。”溯玖的声音,酥麻在他耳侧,钻进他的心窝,“师父。”

莲辰听着一声师父,心就软下来,他抚着溯玖的脑袋:“别闹了,快抱我去沐浴。”

“那今晚还吃吗?”

“……再说吧。”莲辰是真受不住,好在溯玖也只是同他开个玩笑。

大多数的夜里,两人都是相拥而眠。

是溯玖紧紧拥着莲辰。

若不拥着,溯玖经常会梦魇。毕竟人体内魔气未退,当年弑父之举,使得他误入歧道,入魔三分。这魔气一旦沾染上,若要完全压制消退,恐怕需要几千年的时间。

每每想到此事,莲辰就会在心中松下一口气。好在当初他毫不犹豫地分了溯玖半朵护心莲,不然,今朝他便见不到这张睡颜了。

“阿玖。”莲辰低声,在夜里时常这般无声地唤他。

他会抚他的眉目,吻他的脸颊,动作轻柔之溯玖都还在梦乡之中。也或许是那厢房中的安眠香作祟,使得溯玖不容易醒来。

莲辰瞧着他,总能想起他刚来扶风阁的景象。

那会儿,溯玖还是个小少年,颇有桀骜不驯的脾气,对每个师兄都闷声不理,一出声便是挑衅。

仙与妖,总是势不两立。

莲辰的大弟子竹青时常劝言他:“这溯玖就是个妖界的魔头,师父何须为这等东西费心!若他日,他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毁了师父和扶风阁的声誉该如何是好?!”竹青笃定妖界没一个好东西,几次三番地同莲辰叹苦。

莲辰那日正在练字,一手提笔,一手挽袖。墨发束起,玉冠围之。他一身白衫翩翩,是清修之人的打扮,面色也是温和:“竹青,你来瞧瞧我这字写的如何?”

“师父!”

“你心浮气躁,不如同我一起练练字。”莲辰从来都是温声细语。

竹青无奈,上前一步:“师父的字,甚好,只是今日写的有些歪了。”

“那即是歪了,如何又会甚好?”莲辰笑着问。

竹青一愣,不好说。

“我故意将字写歪,便是不好。你见了,也只管夸赞。只因我是你的师父,是扶风阁的尊师。但若今日,这字是妖界之人所写,你便要不屑一顾。是吗?”

“师父好端端同我说这些做什么……”

莲辰收起笔,温和道:“字只是字,好便是好,不好便是不好。何须分天界妖界之分?天界的上仙,不一定写一手好字。而妖界的溯玖,未必会是恶者。”

成见之深,终须抛开。

“天帝划分三界,将天界放于三界之顶,用光鲜亮丽之景,掩盖了诸多往日征战的丑恶。于此,大家便都觉得天界的仙是正直、善良,无私于万物的,却将妖界众生贬低于尘埃。但是善是恶,皆由己心而出,不该以表面断定。”

此为不公,此也为莽撞。

竹青被教导一番,哑口无言,只好退下。

而扶风阁莲辰的厢房内,屏风之后,有一少年穿过了屏障。

他身着深蓝色的粗布衫,手中握着剑,是一副习武打扮。他的碎发极长,盖住了他的眼睛之处。但若仔细看去,他是没有眼睛的。

仙妖之子,素来不受祝福。

“你为何要帮我说话?”他开口,每个字都咬着牙。

“我没有在帮你说话,我只是在教导我的弟子。”莲辰起身,上前整理了溯玖的衣襟,“这衣衫,王婆做的刚刚好,很是合适你。明日,你就随我在院中习剑。”王婆便是扶风阁的一位老仙,最是擅长针线活儿。

“……”溯玖怔怔,“不用同他们一起练吗?”

“你不喜欢,便留在我这处练。”莲辰牵住他的手坐下,“还有你那字,真当如狗爬似得。也要好好练一练。”

溯玖很久被人牵过手,他心中忽而柔软,却又赌气道:“我没有眼睛,写了也看不到。”

“那也要练,我的徒弟怎么能写不出一手好字?况且,你只是少一双眼睛,可有时候,心之善恶,是要用心去看的。”莲辰说这句话时,嘴角是在笑的。

溯玖虽看不见,却也隐隐知晓他在笑。

“你笑了吗?”

“嗯?”

“……我觉得,你笑起来,应该会很好看。”溯玖说,“我母妃说过,心好的人,笑起来也好看。就……就像我舅舅,和我弟弟阿栖一样!”

这怕是溯玖心中最高的赞誉了,莲辰一下子笑出了声:“过奖了。”

他揉了揉溯玖的脑袋:“阿玖。”

“……”

“往后,我便喊你阿玖了。”

“……”

“不好吗?那我再想想?嗯……小玖?玖儿?玖玖?啊,不行不行,玖玖喊着像是舅舅。那不如喊你……”

溯玖不知不觉地红了脸,转身捂住了莲辰的嘴。

莲辰也不知道,一个没有眼睛的少年,能这般快而准地捂住他的嘴。心中窃喜,觉得溯玖是根好苗子,他可以用心去看人。

“就叫阿玖,不许再改了!”溯玖哑着声音道,小小地喊道,“师父。”

那是溯玖第一次喊他师父。

莲辰记得很清楚,那一日的溯玖,不再是悲情的妖界皇子,也不再是顽固不堪的小魔头。他只是一个未满一百岁的小少年,红着耳根,又羞又恼地小声喊了一句:师父。

如今,少年已经长大。

他们的关系也不再是以前单纯的师徒关系。

自打邙山离别之后,他的阿玖,好像又长大了许多。

莲辰凑近了,额间贴着溯玖的额间,深深地闭上眼:“阿玖。”

不再是无声的,而是清晰地吐露在溯玖的耳边。

安眠香沉缓,在屋中绕起一丝卷曲的烟雾,不知将溯玖带入了哪个梦境中,里面可有他莲辰所在?

“阿玖,不要再喊我师父了。”莲辰低语,总不好意思对溯玖说出口。

他们不再是师徒了。

哪有师徒会有肌肤之亲,哪有师徒会这般念念不忘、执着相思。他们是伴侣,一生长情。

而原本睡着的溯玖,突然睁开了眸子。

莲辰吓了一跳,连连想退后,却被溯玖禁锢在怀里,被他吻着耳侧:“师父刚才说什么?”

“……你、你装睡骗我?”

那以往每一次莲辰地亲吻,溯玖都是在装傻装睡?!

莲辰顿时苦不堪言,觉得溯玖着实心眼太坏,总是作弄他。

“师父,你再说一遍,你方才是什么意思?”溯玖紧追着不放,咬着他的锁骨,一双眸子湿润。

“你……”

“我什么?”

“你是不是每次都是装睡?”

“是,可那又如何?”溯玖亲他,好不羞臊地直言,“不然怎么能享受到师父半夜亲我,摸我的待遇?”

莲辰单手捂住了脸,头疼。

溯玖便握着他的手腕,密密麻麻地亲他的手背:“师父,师父,师父……”他一遍一遍地喊莲辰,孜孜不倦,如在念万分珍惜的二字,怎么都不会腻。

莲辰恼怒,却也道:“别喊了!”

“师父……”

“我让你……不要在喊我师父了。”莲辰嗔怒着说,“不许再喊了。”

溯玖耷拉下眉头:“你不要我了吗?”为何不让我喊了呢?

“我怎么会不要你?阿玖,我……”话未说完,就见低着头的溯玖肩膀微微颤抖。他竟是在憋笑,溯玖是在装作伤心!莲辰怎么可能会不要他,溯玖明知道这点的。

他就是心眼坏,得了便宜还卖乖。

莲辰心中气堵,一把推开他,起身要下床。溯玖连忙从后拥住了他,不肯放手。莲辰怒声道:“放开!”

“不放。”

“……放开,听到没?”

“你是我的,我不放。”

莲辰气不打一处来,正想说他几句,却听耳边一热。

“辰儿。”

莲辰愣住了。

溯玖再次温声软语:“辰儿,我的辰儿。”

一盏烛火是微弱的光,莲辰被这二字暖的整个人都要融化了。他回身,望见的是溯玖长情于世的目光。

溯玖曾没有一双眸,如今有了,便是用来看他的。

莲辰心想:我的阿玖。

而他是他的辰儿。

本文网址:http://sizhirukuang.7fyd.com/73184764.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7fyd.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