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解救

推荐阅读: 丑妃要出墙重生九七小甜妻止痒太子宠妃日常朕重生后霸气侧漏[星际]小甜梨偷香道医[综]斑的姐姐是英灵百炼成神朗星贵妾之女我是女炮灰[快穿]旺夫小哑妻飞灰五月泠魔道小姐姐[快穿]不露声色天命为皇ABO垂耳执事

有一座这样的山脉叫做阳山,矗立在九国的最南边,它占地极广,物资丰盛,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敢觊觎这里,因为这里是掌控者的居住地。

所谓掌控者是武者修炼到八阶以上才能到的的境界,而到达此境界以后便会按照规矩不得掺和人间的俗事,大部分掌控者也都遵守着,在阳山寻得一座山脉或是寻得一两位徒弟教其本领或是傲游天下看遍山水。

一位掌控者足以掀翻一个国家,世间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一个传说。

一月前阳山一山脉内。

两位身穿鹅黄色衣袍的妙龄女跪在一墓碑前,目不转睛的盯着牌位上的名字,那个一直教导她们的亦师亦友的存在就这样仙逝了。

良久直到艳阳当空其中一位女子对着墓碑恭敬的磕了三个头站起身来淡淡的说道:“三天了,我们该出发了。”

闻言另一位跪地的女子也同样磕了三个头站了起来。

值得震惊的是两人的面貌竟是几乎一模一样,三千青丝束在背后,露出的额头肌骨莹润,秋叶眉与秋水明眸上下呼应颇为怪异却不失美感。

可能唯一不一样的地方则是在于一人是右手持剑一人是左手,而且这两把剑外表看上去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两人转身并肩向山下走去,良久再次寻了一座山头走了上去。

走上了那条沐子季走过很多次的小路。

“她死了吗,哈哈也对,死了也好死了也好。”苍叶听闻消息目光都是落寞了一些却是脸上还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两女没有说话,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苍叶此时的表现她们心里更加不知滋味。

片刻后,苍叶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扔给两人:“子季去洛国了,他需要你们的帮助,你们去吧他的具体位置我相信你们有办法找到,这封信等他任务完成再交给他。”

两女接过信件,躬身说道:“是,师叔。”而后转身走出了木屋,继续沿着那条小路走去。

两女走后,孤身的苍叶昂起头闭上了眼睛像是整个身体都凝固了起来,只是有着两道泪水悄无声息的流了下来,滴答滴答,打湿了衣襟。

回归现实。

就在沐子季他们离开后洛云冥便是打开了房门走了出来,守夜的侍女为其披上了一件长袍,遮挡风寒。

直到洛云冥耳中传来一阵脚步声,而后陆唬带着洛雨芷母女走了进来,洛云冥急忙将其接入房屋。

“云冥拜见顾妃。”洛云冥躬身向着顾柔问安。

顾柔急忙将洛云冥拉起,无奈的说道:“三皇子快快起来,我哪算什么妃子,倒是还要谢过三皇子将我们母女解救于水火。”

洛雨芷也急忙应道:“谢谢三哥。”

两人皆是洛国主的子女,洛云冥年龄比其大,洛雨芷这样称呼也合乎情理,但是在宫内几乎没有人会这样称呼。

洛云冥安排两人坐下,给两人倒上茶水刚要说什么却是忽然转头对着陆唬问道:“沐兄呢,怎么没一起回来。”

陆唬嘴唇一动还未出声,房门便是被人推开。

沐子季关好房门手持长剑随处找了一处座位坐下。

洛云冥急忙走上前来极为关切的问道:“沐兄可还安好?”

“这不是重点。”沐子季冷冷的回答道。

洛云冥悻悻的坐会座位上,笑容都是凝固在了脸上,看见这古怪的表情洛雨芷差点笑出声来。

“古蔺剑找到一位好主人,可否借我观赏一番。”顾柔眼光投注在沐子季手中的古蔺剑上。

闻言沐子季将剑抛出,长剑划过一道弧线稳稳的落在顾柔手中。

顾柔拔剑出鞘,右手双指划过剑身眼中满是慈爱,像极了母亲看着自己孩子的眼神。

“古蔺剑是我三把成剑中最不成熟的一把,我当初的铸造技术限制了它的上限,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为你再造一把超过古蔺的剑。”顾柔摩挲着古蔺对着沐子季说道。

“不必。”沐子季回道。

看着冷下来的场面洛云冥接过话题问道:“顾姨,您前些时候为什么会走出内宫落在大皇子手里?”

顾柔将手中长剑归还给沐子季说道:“大皇子先前找我要我为他打造几把剑构成一个小队,我没同意,后来他们便把注意打在了雨芷身上,在她身上下了毒以此来威胁我,而昨晚也是我安排雨芷深夜回宫路过这里也是想引起你的注意,目的也就是想请求你的帮助。”

闻言洛云冥来了兴趣:“顾姨为什么断定我能帮助你们,毕竟我在外面的名声可是一个混混。”

“我在赌,如果你能救出我们那便是最好的结果,即便救不出结果也不会更坏,而且我知道三皇子手下有一奇人擅长制毒解毒,所以...”顾柔将洛雨芷抱在怀里摸着她的秀发心疼的说道。

洛雨芷也乖巧的靠在顾柔的肩膀上,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听着他们的谈话,好奇的目光时不时撇过那个抱着长剑看上去已经睡着的人。

“的确,云冥不会放任大皇子有任何壮大的机会,至于九妹的毒我也只能找人来试试,结果如何我也不能确定。”洛云冥说道,而后转过头来对着站在身后的陆唬道:“你去把老四召唤过来。”

“如果三皇子的人都没有办法的话,我在南国还有一熟人,届时我在带着雨芷前去探访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听到洛云冥的话,顾柔心头紧了一下而后心中默默祈愿着三皇子的人肯定会制造出解药的。

“顾姨可能还要等上几天,那人如今不在府内。”洛云冥说道。

顾柔点了点头。

洛云冥再次为两人倒上茶水,顺着洛雨芷的目光方向望去看到了闭着眼睛靠在座位上的沐子季,当下一拍额头,走到沐子季身前:“沐兄一晚没有休息,我给你安排一个房间快去休息吧。”

而后一位婢女站在了沐子季的身前,伸手请沐子季随她走。

“呼...”,沐子季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向着房门外面走去,婢女急忙小跑着跑到沐子季身前为其引路。

一晚没有休息对沐子季来说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他喜欢没有特殊的情况下随时保持在巅峰状态,因为生命只有一次,一个小马虎都可能亲手葬送掉。

将军府内。

大皇子洛云逸听到三位副将传来的消息,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悲喜:“这个沐子季刚到洛国就给我找麻烦。”

主座上的曹军倒是悲愤不已,自从做到这个位置上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在洛国如此挑衅他了,他有点生气。

“派人去查探三皇子府内的情况,王焕先去养伤。”曹军下达命令,此中仇恨一定会报只是不能在主城内。

王焕与岑明躬身退去,场中留下李美霖一人。

直到两人退出门外,洛云飞抬起目光注视着李美霖问道:“经此一战那沐子季实力如何?”

“很强,以一人之力力压王焕与岑明两人,如若属下没有及时赶到两人定会双双受伤甚至更加严重。”李美霖未经思考脱口而出。

闻言洛云飞手掌摩挲着下巴嘴角微动嘀咕着什么。

曹军挥手示意李美霖出去,独饮一口说道:“没想到这个沐子季实力如此强横,看来很可能是进入七阶了。”

“看来我们需要找一些帮手了。”洛云飞挥了挥衣袍起身走了出去,留下曹军一人孤独的坐在殿中。

谁也不曾想到因为沐子季一人的出现竟将局势扭转到让他们如此被动。

将顾柔母女安排好,吩咐侍女照顾后洛云冥离开了府内,走出了内宫去往了他经常去的那间赌坊,如果他所料不假,他的那些朋友已经等他很久了。

不要说他没有休息,挣钱哪有时间休息,至少现在的洛云冥看上去精神奕奕。

顾柔坐在床上暗暗发呆,思索着什么,洛雨芷见状偷偷摸摸的跑了出去。

她时值十五六正是好奇的年纪,在府内东逛逛西逛逛那模样仿佛根本不在乎她身体内的毒素。

忽然路过一处偏殿的时候她停了下来,向着沐子季走了过去。

“好漂亮的花树啊。”

沐子季站在桃树面前,听到后面传来的声音认出了声音的主人没有回头。

本来休息的他竟发现自己久久不能入眠所幸来到了院中赏花。

洛雨芷与沐子季并肩站在一起右手捏起一片桃花细细的观看着,甚至贴近鼻子去嗅着其中的芬芳,眼角的余光撇过旁边的那道身影,他很神秘,他越是神秘她越是想察看他神秘的背后,这对她仿佛有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沐子季身形并不算高大,但与洛雨芷站在一起却整整高出后者一头有余。

良久,洛雨芷转过头来目视着沐子季打破平静的说道:“你一直这么冷吗?”

“我很冷吗,也对深秋了,该换上厚点的衣服了。”沐子季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洛雨芷像是被打败的低下头,恼羞的说道:“我是说你的性格,是说你一直说话很少吗,你在想啥。”

沐子季没有说话。

“...”洛雨芷无言。

场面有点尴尬,洛雨芷转身看向桃树,秋季开花似乎不符合常理,但是不得不承认这里的桃花很美,尤其是这粉嫩的颜色。

片刻后沐子季转身便欲离去,只是刚刚抬起的右腿僵硬的凝固在了空中,因为一只小手在背后捏住了他的衣袍。

“不许走,嗯..陪我待会,这里无聊死了,对就是这样。”洛雨芷话说一半便觉得脸颊有些发烫掩饰的又填补了几句。

沐子季将脚步收回转了回来,不知道为什么本想拒绝的他终究没有狠下心来。

“你经常会下山历练吗?”洛雨芷嘟了嘟嘴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道,当然她也没期望沐子季能回答他问出的这个问题。

“嗯,很多。”沐子季淡淡的回应道。

虽然只有寥几个字,但是洛雨芷却是有些开心的动了动手脚,放开了之前的那种拘束再次出声问道:“那你有没有经历过什么有趣的事情?”

沐子季走到栏杆上坐了下来,洛雨芷也迈开偏偏小步紧挨着沐子季坐下,不知道为什么在他身边总会感觉很有安全感像是一直被什么包围着,这是她从来没有的感觉。

“那是三年之前,我下山历练任务是保护一位南国公子...”沐子季像是在自言自语娓娓道来的讲了很多很多。

洛雨芷则是安静的听着沐子季的倾诉,直到沐子季讲完她才接过话题一口气问了很多问题:“所以你手上那到疤痕是那时候和他对战留下的,还在山上修养了两年才好,也是唯一一次失败的历练?”

就在昨晚沐子季将长剑扔给顾柔的时候,洛雨芷便看到了那条触目惊心的疤痕,今日也从他口中得到了这条疤痕的来历也是感受颇深。

沐子季点了点头,从小到大他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去绞尽脑汁描述一件事说给别人听,更多的时候都是用寥寥几字草草带过,当然这种性格更多的是受苍叶的影响。

洛雨芷伸出芊芊玉手颇为心疼去抚摸那道疤痕,眉头都是不自觉的皱了起来:“现在还疼吗?”

没有得到回应的她抬起头迎上沐子季诧异的目光想到了什么急忙缩回手,站起来慌乱的整理了整理衣袍嘟囔道:“你别多想啊我可没别的意思。”

沐子季咧嘴,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讲这一段事情给她听。

场面再次尴尬下来,两人都是看着那颗桃树。

院落门口顾柔迈步进来看到坐在一起的两人惊愕了一下又以极快的速度退了回去。。

巧的是门口正对着两人,两人自然是看到了顾柔的身影,于是脸上的表情一个比一个精彩。

洛雨芷跳了下来小跑着向门口跑去。

我是小丢丢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掌握沉浮》第十一章,希望你也喜欢

本文网址:http://liyequ.7fyd.com/78544367.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7fyd.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