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第 212 章

推荐阅读: 热搜预定皇叔心尖宠:王妃要翻墙朗星魔道小姐姐[快穿]再世权臣百炼成神重生七十年代男知青五月泠ABO垂耳执事止痒不露声色他的人设不太行重生九七小甜妻飞灰我是女炮灰[快穿]贵妾之女天命为皇(快穿)我是渣男丑妃要出墙[综]斑的姐姐是英灵

“多谢钟前辈,”凤沐敬飏抬手拱礼后接过那枚玉简, 坐于康邑然身侧, 六尾白狐则蹦到了他的腿上蹲坐着, 两眼滴溜溜地打量着韩穆薇一行人。

康邑然倒是不觉尴尬, 洗净了茶具,泡上茶叶,将白玉茶壶置于一旁,后很是自然地抽走了凤沐敬飏手中的玉简, 将神识探进去瞅了一眼,顿时大喜, 立马将玉简收起朝着钟珠珠拱手再次拜谢。

“你们喜欢就好, ”在她心中, 凤沐氏族虽比不得钟家,但也同样看重,钟珠珠能感觉到他二人之间的情:“女修孕育子嗣于修为、根基都有影响,”尤其是像他们这般血脉特殊的人,“这部双修功法不但可以促进修为,还可养护根基, 正合适你们。”

“钟前辈说的是, ”当年在与敬飏成亲之前, 她便在寻这部双修辅助之法, 就是想要借助双修,稍稍修补敬飏的根基,只是一直未有消息, 现倒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心中感念非常。

一天之中,韩穆薇第二次深感自己浅薄,她开始反思,是自己心理不干净还是别人太坦荡?

凤沐敬飏大概能猜出钟前辈拿出的是哪部双修功法,正好待回了玄隐城他就要用星曜石修补天凤神脉,到时定会有星辰之力溢出,渡给邑然滋养经脉、丹田是再好不过。

“你们此次特地重返欢迪城,可是有什么事不清楚?”

闻言,沐尧与韩穆薇对视一眼,后沉凝了一会才问道:“你是怎么来到祱蓝界的?”一个十岁男童,修为至多不过筑基,没有人带着是怎么都不可能跨越两个中千世界。

“我早就料到你们要问这个,”凤沐敬飏脑中再次呈现出当年的境况,放在膝上的右手被熟悉的温暖覆上,他扭头淡淡一笑,让妻子放心:“天凤一脉虽没有像坤氏一族那般避世,但也向来低调神秘,少为外界所知。”

钟珠珠凝眉看着陷入回忆的凤沐敬飏,不知为何她心中有一猜测:“钟家出事之后,藏冥界还发生了什么事?”

“据传尧日大人的秘境共有三处,一处是在苍渊小千世界,一处是在藏冥金乌山后明烟海地,还有一处至今未现世。”

凤沐敬飏轻笑讽刺道:“邀月殿让金乌山血流成河,钟家族人的血渗到了金乌山后的明烟海地,自此明烟海地就是一片嫣红。”

“而到了两百年之期,藏冥界各宗门大家均齐聚明烟海地,就连邀月殿也恬不知耻地带了大批高阶修士等在秘境之外,可惜这次他们从日出等到日落,足足候了近一个月,明烟海地无一丝灵力波动或是紊乱。”

而原两百年一开的钟晓秘境再也没打开过,因为这邀月殿一时间成了众矢之的。

韩穆薇放在膝上的双手紧紧握起:“曾经我予钟璃老祖说过在钟晓秘境中历练遇到的险境,钟璃老祖告诉我……钟晓秘境会护主,不会允许流有钟家血脉的人殒命在其中,”那外界了,是不是也一样?

钟珠珠微微眯起双目:“钟晓秘境是钟晓一手炼制而成的,自是会留有一丝个人意念在其中,金乌山钟家血流成河,钟晓秘境又怎会再开启让再无钟家的藏冥界受益?”一个高品阶又极为稳定的秘境沉没,于藏冥界的损失不可谓不大,“那后来呢?”

“后来邀月殿行事低调了一些,”凤沐敬飏眼睫微微颤了颤:“但这只是表面,他们开始寻找重启钟晓秘境的法子,只是待两百年之期再临时,钟晓秘境依旧没有动静,而金乌山后的明烟海地则长出了一株梧桐树苗。”

康邑然是第一次听他说这些,心中除了悲戚和愤怒就再无其它,眼中润湿,用力眨了两下,端起一旁的茶壶给各人斟茶。

凤沐敬飏接过妻子递上的茶杯,攥于手中:“大约在三百五十年前,我慕家出了一个叛徒,”虽天刑一族和天凤一脉自古以来就是守望相助、相携相生,但明面上这两个氏族并无过多来往,“慕家也就是那个时候被暴露的。”

“我记得沐垣老祖曾说过藏冥慕家为避免引人注目,族人一般都不会在藏冥界渡飞升雷劫,”沐尧看着凤沐敬飏:“所以慕家在藏冥界一直都是个中流小世家。”

“是,”凤沐敬飏轻嗤一笑:“现在想想我慕家是过于谨小慎微了,”他执掌了信安塔之后,也了解了一些苍渊中洲沐家的事,只觉藏冥慕家从一开始就定错了位置,“弱肉强食从来就是真理。”

韩穆薇轻叹,不用多问,她都能想象到慕家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只是相对于钟家那样的大家,慕家的消失并不能激起大浪:“那个慕家叛徒呢?”

“那个慕家叛徒就是我嫡亲的伯父,现已归入了邀月殿,”凤沐敬飏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空洞无光的双目看着茶几。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生了异心的,”那时的他毕竟才八岁,“我爹在外历练天凤神脉突然觉醒,而当时他就在侧,趁着我爹觉醒神脉之时,轻而易举地伤了他。”

自此他爹就好像从藏冥界消失了一般,那时族里还不知道慕阗偃已经背离宗族,直至他十岁那年的一个雨夜,族地突然大震,雷爆声不断,他年小修为薄弱,没一会就昏厥了。

再醒来便见着消失已久的爹,只是他没想到等着他的还有很多悲惨:“慕阗偃看着钟异当着我的面亲手剥离了我爹的天凤神脉。”

说到这,康邑然不禁含泪,咬牙切齿地怒斥:“畜生,”嫡亲的伯父竟如斯歹毒,怪不得……怪不得他的性子会是这般。

“这还只是开始,”凤沐敬飏嘴角上弯,淡而一笑:“原钟异的意思是将天凤神脉融于慕阗偃的经脉中,可我爹告诉他们慕阗偃背离宗族,一旦融入天凤神脉,就会遭天凤血脉反噬,至多两息便会身死道消,不留一丝烟尘污世。”

钟珠珠垂目看着面前的杯子:“你爹和我爹爹一样,都是个好父亲,”若是他不开这个口,那慕阗偃必死无疑,但凤沐敬飏也难保了。

“对,”凤沐敬飏手悟钝痛的心,笑着道:“所以即便再痛苦难熬,我也会竭尽所能地活着,”因为这条命不是他一个人的,他还要报仇。

“这么说来,羽家和邀月殿之间有勾结,”韩穆薇心中虽酸涩发堵,但也捕捉到一点:“看来我们这一次未必能借着凤目男童的事彻底挖除那块腐肉,”说不定这会藏冥界已经知道酒灵璩阁的事了。

“韩妹妹,”此刻康邑然已经憋回了眼泪,心紧紧地被揪着:“这里是祱蓝界,并非藏冥,”康氏可以不问坤宸战甲的事,但在她和敬飏成亲时,敬飏的仇就是她康邑然的,“邀月殿若是敢闹出动静,康氏必不会袖手旁观。”

钟珠珠抬眼看向凤沐敬飏:“钟异和历彦你见过吗?”都是一些喂不饱的白眼狼,此次他们不来就罢,来了,她总要让他们留下些什么。

“见过,”凤沐敬飏拿出一只玉简,双手奉上:“这里是信安塔收集的一些有关邀月殿的消息,请钟前辈过目。”

“你不错,”钟珠珠在几人的注视下接过玉简:“等会我给你寻一套修炼慧目的功法,”天生凤目被夺,那就是连神识都是瞎的,只能修炼慧目,只是修炼慧目的功法极其稀少,且其中许多都是不完整的。

康邑然大喜:“当真?”

“当真,”虽然她没有,不过这事钟珠珠还能应允,把神识探进玉简中扫了一遍,便将玉简收起,后抬手一招,挂在韩穆薇右耳上的聚魂灯立时就到了她手中:“把你那套《灵目慧通诀》刻录一份给我。”

盘坐在聚魂灯中的桃无盐透过灯壁看着端坐在钟珠珠下手的凤沐敬飏,无奈轻叹问道:“你可有师承?”

凤沐敬飏已有感知,立马起身抬手拱礼:“回前辈的话,敬飏尚无师承,”他有今日全靠妻子邑然手把手地传授功法。

“跪下叩首吧,”既有师徒之缘,桃无盐也不避讳:“本尊是谁,你等会接了传承便知,但切记勿要外传,”他仇人可不少,头一个就是四仙帝之首承天。

康邑然闻言也立马跟着起身,她是万万没想到会有这等大机缘等着他们夫妻,立于夫君身后侧一步之地,抬手拱起。

钟珠珠手一松,聚魂灯变大顿在了半空。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三叩九拜,”凤沐敬飏领着妻子邑然开始行拜师礼,韩穆薇一行被这一连串的事给惊得愣住了,看着正在跪拜的人,才渐渐了悟,所以凤沐敬飏成了无盐前辈的弟子。

夫妻二人将将跪拜完,两道流光飞出聚魂灯,直奔凤沐敬飏的双目。

而凤沐敬飏在接受传承的瞬间,忽的扭头看向身侧的妻子,一狐目长眉绾着朝云髻的美人儿闯入神府,他的邑然太美了,虽只得瞬息明亮,但她的身影已刻入心神。

“你,”康邑然在丈夫的眼中见到了一抹亮光,只是很快就熄灭了,看着他盘腿而坐,继续接受传承,两滴清泪终于滚落,后郑重地再次朝着聚魂灯跪拜,磕了三首。

将将传了功法,桃无盐凝实的魂体淡了两分,他抱起一块魂寅石,对着灯外跪着的康邑然说:“你起来吧,”其他他也不敢保证,但有点却知,“当凤沐敬飏将《灵目慧通诀》修至大乘时,他的慧目就会如双目一般。”

《灵目慧通诀》是《九归天衍》的辅助功法,易经玄术一道是要有一双灵目才可,这灵目并不是浮于表面的双眼,而是指慧通之目,也就是慧目。

“多谢师父,”康邑然是凤沐敬飏的枕边人,自是知道因为凤目被剥离,敬飏的慧眼也是朦胧一片。

自生情那一刻起,她就从未奢望过其他,只想修补好他的天凤神脉,他们一路同行仙途,而自己甘当他的双目。现在有了希望,她感觉……那种兴奋、欢喜难以言表。

韩穆薇一行也是替他们高兴,一直静默不语,顶着邬梦兰面貌的颜汐梗着脖颈深呼一口气:“至情至爱该当如此,”曾经的她果然是头肤浅的鱼。

“其实若是你失了明,我也能做到这般,”金琛很是羡慕凤沐敬飏和康邑然夫妻间的感情:“甚至更佳……”

颜汐美目一翻:“你咒谁呢?”他若是失明,她铁定会把他送给韩小九那头馋猫。

南辞山岸北往三千里就是南陲第一大修仙城池——填羽城,而填羽城自建成就一直被饕餮半妖后裔羽氏一族掌控着,不过以后就不知道了,毕竟凤沐氏族已经撂下了话,现十天都过去了一半,整个祱蓝界都在盯着。

近来填羽城是空前热闹,当然了也有不少低阶修士预见城中要有大动,为免被殃及,匆匆忙忙地拖家带口离了填羽城,不过却有越来越多的高阶修士正往这赶。

羽氏一族几乎占尽了填羽城的整个东城,而出了填羽城东城门不过千里地就是祱蓝界着名的连丛山。同名字一般,那连丛山的山岭就跟草似的一丛又一丛的,最适合躲藏、逃命,世人也知那是羽氏先祖留给羽氏一族的最后退路。

红日早已归去,羽府后院郎明堂中是一片漆黑,背手立于窗前的吊眼老者静默无声,只是浑浊的双目中透着阴鸷。而盘坐在榻上的男子正是四日前在莫来云都酒灵璩阁受了伤的羽汉隶,其正在用刚刚吞噬的精元疗伤。

月上东枝,一位披着红色斗篷的女子突然出现在羽府后院,只两息就入了郎明堂,一眼扫过便问道:“异大家还没到?”

“你来了,”立于窗前的静默老者将眼中情绪一收,后笑着看向立于门口正在脱帽的女子:“异大家应该也快了。”

脱了连帽的女子露出了姣好的面容,一双紫黑色的瞳孔在暗色中显得尤为晶亮,她瞅了一眼羽汉隶,才回视老者:“家中准备怎么样了?”

老者轻叹:“我已经派族老将族中小儿送往了族地,”语中带着浓浓的惆怅和无奈,“因果如此,羽家会有今天也实属应该,只是苦了那些无辜的小儿。”

女子垂目,掩住眸中的揶揄:“羽大家不必太过忧心,还有两日便是月圆之日,到时怡景定会为羽氏卜上一卦,”人老成精,羽氏这是想要她搭把手,那她就搭把手吧,只是量力而行。

乌族女子薄情寡义,他算是见识了,羽一山依旧面目含笑:“那一山就先多谢乌族长了,”她乌怡景不会以为凤沐氏族真的只是冲着当年凤目男童那事来的吧?

“你们在聊什么?”一个身高八尺,着黑色金乌纹锦袍的卷发男子蓦然出现在郎明堂中,其身后跟着两个黑色斗篷,一步转身,狭长的双目看向立于门口的乌怡景。

乌怡景和羽一山,连同正在疗伤的羽汉隶立马收敛心绪,朝着来人拱手行礼:“异大家。”

男子抬手示意他们起身:“怎么回事?”

羽一山听到问话,瞥了一眼强撑着立于榻边的羽汉隶,便上前一步回道:“异大家,四日前凤沐氏族的人携天凤族令在莫来云都西周酒家拍卖会当众向我羽氏发难,”他那日虽没去,但从汉隶身上的伤就可辨出结果。

“墨羽门连同羽家毫无还手之力,”男子垂首看地,轻声似喃喃自语一般:“本尊不该找上你们,”都是些废物,不过凤沐氏族是怎么回事?扭头看向羽汉隶,“你确定他们手拿的是天凤族令?”

“确定,”羽汉隶刚说了两个字,腹内就钝痛难忍,引得他五官都变得扭曲:“异大家……不会错的,那男人也是天生凤目,他看着我的感觉就和当年……那个男童是一样一样的。”

男子蹙起双眉:“能将你伤得这般重的,那定不是来自小千世界,”下界一共有九支天凤族裔,已经被他掐断了一支,还剩下八支,但这八支却无人知他们分布在哪一界面,“那行几人?”

羽汉隶努力回想当日境况:“我见到的是四人,还有一头……九幽翎猫。”

九幽翎猫?男子眸色一动,他记得钟家宗籍中有记载钟尧日的那个双胞弟弟喜欢猫,且钟尧日还因其弟身子羸弱送过一头九幽翎猫予他,沉声问道:“九幽翎猫的主子是男是女?”

“不知,”羽汉隶只知那头猫谁都亲近,根本就不像凶名留世的远古大妖——九幽翎猫。

在上古时期,九幽翎猫就几近灭绝,男子心中起了波澜,抬手卷起垂在胸前的一撮卷发,不过只一息又厌恶地丢开:“那行人中可有卷发之人?”余光扫过自己的发,眸中厉色丝毫不加遮掩,弄了一头天刑卷又有什么意义,假的就是假的。

“无,”羽汉隶离得近,能清楚地感知到这位身上散出的怒气,心中生了些许畏惧,低垂着头丝毫不敢有多余的动作,就连身上的疼痛也被畏惧压制着。

一时间郎明堂中是一片寂静,隔了足有二十息,羽一山才打破寂静:“异大家,现凤沐氏族要我羽氏十日之内交出当年的那个凤目男童和参与吞噬凤目男童眼睛的族人,您看这该如何是好?”

男子并未直接回应,背手走至乌怡景身侧,仰首看向屋外的明月:“坤氏后裔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已经有了头绪,”乌怡景并不想就这样轻易地将好不容易查出的事便宜了别人,她的盛命祭台还没有布好,一切待盛命祭台布好了,献祭了燕霞艺及其师父洪丹后,补足了她肉身的欠缺再言其他。

“什么头绪?”男子微微侧首看向乌怡景,这个女子真的很勾人,只是这头直发也是真的丑。

乌怡景妩媚一笑,极尽魅惑,扭头看向近在眼前的男子面庞,轻轻吹了一口气,后柔声细语道:“祱蓝界应该是坤氏后裔的根,我已经肯定墨羽门中有坤氏后裔隐着,这些还够不够?”

男子轻嗤一声:“就查到这么多?”

坤宸战甲不同于其他,那可是真正的坤神族长亲手炼制的,且战甲还跟随着天刑最后一位古神圣萦征战百万年,其一朝现世,定会引得坤神族后裔震动,百万年了,他们的根早就该挪到祱蓝界了,这还需查?

“坤氏一族最擅长隐蔽,我乌族又非属狗的晓天一族,能在这么短的时日内查到这么多已是……呃,”乌怡景突然两手紧抠脖颈,那里似被一根绳子紧栓着,两眼不自禁地上翻:“饶……饶命……”

背着手的男子两眼微微一眯又睁开:“本尊最讨厌的就是认不清自己身份的人,”头微微侧过,杵近乌怡景的耳边,“记住了吗?”

“记……,”乌怡景大张着口,双目中尽是乞求,男子抬手轻轻拂过她泛红的脸,勾唇一笑。

乌怡景脖颈上的东西立时就消失了,她两腿一软瘫坐到地上,再不敢多语,不过心中却深恨自己光有渡劫修为,而肉身却不敌一般炼虚境灵修。

男子看着自己空了的右手,后神念一动,一枚红色古朴雕着天凤宝像的令牌出现在掌中,转身看向羽一山:“这枚天凤族令是藏冥慕家的……”

其话还未说完,血红色的令牌就突然化作一道流光直冲天际,独留一声凤鸣在填羽城。男子一惊,只瞬息就消失在郎明堂,紧追那金红色流光而去,两个黑斗篷立时跟上。

欢迪城信安塔顶端,凤沐敬飏历经三个时辰还未完全接收桃无盐的传承,而此时其已汗如雨下。紧盯着他的康邑然更是忧心不已,她怕他因为没有双目,神识难以接收传承。

而韩穆薇一行也在静静地等着,钟珠珠倒是丝毫不担心。桃无盐品性虽然不佳,但总不会坑害这唯一的弟子,况且凤沐敬飏还是凤沐氏族人,他若是想要回了上界日子好过点,就不会轻待凤沐敬飏。

韩穆薇想要安抚太过紧张的康邑然,但余光扫到自己身边的这一位,也就歇了心思,设身处地想想,一切都在情理之中,传音问道聚魂灯中的桃无盐:“前辈,凤沐敬飏的情况还好吗?”

桃无盐微微摇首:“天生凤目自来尊贵,失了便再无可替代,”他以为予了凤沐敬飏一叶灵目,就可助其接受传承,可惜一叶灵目远远不够,“慢慢来吧,”幸在这娃子吃多了苦,心志非常人可比。

又过了半个时辰,传承仍未被完全接收,但凤沐敬飏却看似快要支撑不住,坐于韩穆薇下手的沐尧一直注视着他的情况。

又是一盏茶的工夫过去了,他默默地拿出了天凤族令,正想动作,其双目突然一缩,被掩在眼底的凤目不受控制地涌现,正红如琉璃般清透的凤目一出现,耳边顿时响起一声凤鸣。

一抹金红色的流光冲破天际,几乎照亮整个欢迪城,只瞬息就投向了信安塔顶端。而信安塔外的禁制自动破开一处窗户大的口子,就在凤沐敬飏要昏厥晕倒之际,金红色的流光一分为二冲入其无神的双目。

除了坐于主位的那位,众人皆是大惊,在金红色流光融入凤沐敬飏双目的瞬间,钟珠珠眉头微凝,眼中寒冽顿显,端着白玉茶杯的右手一紧,人顿时就消失了,一声龙啸直奔星辰,独留下一抹白色微尘。

虚空之中,狭长眼男子拦了三次金红色流光都未能截住,也知没有第四次了,想到一个可能,其周身寒气几乎凝成实体,惊得距离其千丈远的两个黑斗篷都不敢靠近。

背在身后紧握的双手一松,男子轻语:“回去吧……”

“回哪去啊?”钟珠珠蓦然出现在两个黑斗篷身后,双手瞬间成爪,还未等二人反应过来,利如金龙爪的手已刺入丹田,抓到了元婴,后稍稍用力,元婴立时溃散,双目一紧,霸道的灵力直奔二人的神府。

狭长眼男子听到这冷冽女音,忽的转身,正好看着他的两个部下成了一瘫烂泥,双目紧盯相隔千丈的杏目圆脸女子,不知为何他竟脚底生寒:“你不是凤沐氏族人?”

这话不问还好,一提就戳中了钟珠珠的痛处,一个闪身就到了男子面前,滴血不沾、白皙如玉般的双手一下子就击向了男子的丹田。

男子也非善茬,闪身避过,不过钟珠珠的动作更快,反身一脚横扫,将刚刚消失的男子硬生生地扫离虚无,后再次攻向其丹田,今日她就要清理门户,废掉他自钟家学来的本事。

男子一避再避,一时间寻不到突破口,钟珠珠动作极快,第三次不再只攻其丹田,一把擒住男子右臂,将其拉近怒问:“你可是钟异?”

“是又如何,”钟异狭长的双目一凛,自知不敌,立断一臂,后逼出一口心头血用秘术化作一抹血色消失在了虚空。

钟珠珠提着还在滴血的一条胳膊,想追但扭头望向虚空之下,又忍住了:“爹爹就不应该教我读那么多书,”不然她就不会知道什么是调龙离山。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

木木木子头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修仙)土系憨女》第 26 章 第 26 章《金算盘》第85章 第 85 章《包租婆的爱情》第88章(完结)《后妃保命准则》93 第 93 章,希望你也喜欢

本文网址:http://chuanshutuxihannv.7fyd.com/78541651.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7fyd.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